言欢

这里言欢,混各种圈,文手加渣画手 欢迎勾搭。

【炎博银】关于喜闻乐见的大三角身体互换

依然是预警x

有自设博,背景是和亲友@谢安骨折诊所 @亓靥 

的联文

后续见三博搞事日记(1) 

OOC预警,自设预警,沙雕预警

前面的文风和后面差别过大预警

OK了,往下滑吧x

——————————————





炎客在早上醒来的时候感觉不太对劲。


他的生物钟从来没有这么早过,追求极致生死决斗的性子让绝大多数时候他都对外界提不来什么兴趣,一觉睡到下午是常有的事情,早起从来不在他的字典里。


炎客撑起身子,手掌触碰到一片滑凉,随后头发被拉扯的疼痛让他猛然意识到了发生的事情。


等等,这不是………我的身体。


没有了往日被源石病症侵蚀的疼痛,取而代之的是脑袋上增加的重量和不习惯的新身体,入眼的世界时不时出现残影和幻觉,室内的置物与装饰都被扭曲成诡异的形状。


伴随脑内一声轻微的卡扣响动,扭曲的状况好些了,但残影仍然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像挥之不去的鬼魂。


好在炎客终于能看清自己身处的地方了。


这里是在太没有特点,以至于没有特点就已经成为了它便于人认出的标识。冷白色的墙壁,全挂着同样实验服的黑色衣柜,以及其他统一配置的宿舍必需品,除此以外就什么都没有了。


显然,这是博士的休息室。


那个家伙………每天看见的东西都是些什么啊。


他烦躁地闭了闭眼睛,凌乱的黑色长发铺了半床,炎客有生以来第一次遇到比配合治疗还让他头疼的事情。


好在博士本人昨晚似乎是工作通宵才迷迷糊糊滚到床上睡了,身上的实验服外套除了略微不整齐,其他倒也不需要炎客来收拾。


莫名觉得有点遗憾呢。


不过现在最紧要的事情,还是去看看自己的身体到底怎么样了比较好,还有……那个本来应该在这里的家伙又到哪里去了。


当炎客顶着一头被他弄得堪比拖把的乱发来到办公室时,银灰拿在手上的作战计划文件微不可查地抖了几下。


炎客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并不想对这个家伙多说几句话,从走廊过来的那一路他已经被干员们围观了个彻底,大呼小叫的声音都险些引来了凯尔希,就差拍张照挂在墙上供罗德岛干员们瞻仰了。


毕竟Clef博士这种出糗的样子真的是百年难遇,他向来总是彬彬有礼不动声色,同所有干员保持不远也不近的距离,温柔的笑容像面具一样从未摘下过,只有为数不多知晓过去尘封往事的人,会在评价里加上残酷和不近人情的字眼。


炎客清楚,他不是。


他只是,太过于理智了。


关系过多会导致主观臆断,过少又会失去人心,他把一切控制在刚刚好的范围里,以他自己的方式………


炎客的思绪又一次飘到了久远的过去,没办法,他真的很讨厌只有他记得那些事的感觉,失了忆的混蛋可以随心所欲地活的很好,沉沦在刀锋烈火里的只有他一个人。


该死。炎客想。


银发菲林看着面前的拖把头神色在短短几秒钟内换了三番,最后定格成一个饱含怒气的冷笑,伸手揪住他可怜的衣领恶狠狠地问:“博士在哪里?”


“等等,你先放开。”银灰意外好脾气地拍了拍他的手示意,脸上的温柔笑容几乎闪花了炎客的眼睛。


唇角上扬的弧度和他刚才记忆里某个人完全重叠,连说话时那种让炎客恼火无比的轻飘飘尾音都一模一样。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这可不就是……


“博士,我……”


办公室的门被匆匆推开,来者一个脚步不稳身体前倾,刚好砸在炎客和Clef博士身上,三个大男人登时摔成一团,在地毯上躺了个乱七八糟。


炎客下意识伸手摸刀摸了个空,转头就看见自己的大脸怼在眼前,表情是和他一样的迷茫以及满头的问号。


不用说,这才是喀兰贸易的总裁本人,虽然顶着某个凶神恶煞家伙的壳子,但灵魂里像是与生俱来的优雅和沉稳任谁也模仿不来的,哪怕遭遇了现在的尴尬场面,他也快速地调整好了自己的状态。


“没有了尾巴果然还是不习惯,抱歉。”


银灰微微躬身想去扶起换成博士身体的炎客,对方却一个翻滚利落地站起来了,后退几步抱臂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至于真正的Clef博士,他歪到了自己的办公椅上………还在和银灰壳子的尾巴作斗争。


银灰轻咳了一声,眼神微妙地注视缩在椅子上几乎要变成一团毛茸茸的某博士。


突然转移重心的麻烦可以参考银老板的平地一摔,而在博士这里,解决的办法倒是很简单。


他叹了口气,抱着柔软蓬松手感绝佳的大尾巴不松手了,半张脸埋在雪豹银白的毛发间,圆而短的耳朵耷拉着,时不时不受他控制地抖动两下,简直像只淋了水蔫巴巴的猫。


银灰的目光移开了少许,三人一时间陷入了迷之沉默。




【接下来才是正文小剧场】

Clef博士:“各位,实验室去一趟吗。”

(内心os:顺便我刚好有理由翘个班,就……以研究异常情况为名好了。)


银灰:我也认为这种异常现象需要进行隔离研究,以免出现意外。

(os:炎客那个家伙最好现在就给我换回来。)


炎客:也是,你这副身体在某种程度上说真是弱得可以,影响我战斗的心情。


Clef博士:?莫cue


【某个不知名的角落】


能天使:梅尔梅尔,无人机现在拍的到吗?


梅尔:角度很好,他们三个还在办公室里………哦哦哦,走了走了!往实验室那边去了!


(凑过来一起看的企鹅物流众人和某只小火龙挤成一团)


“梅尔果然是想用照片让自己的研究资金多加一点吧!”


“博士看起来好凶啊。”


“那绝对是炎客吧……等等他发现镜头了!”


“他笑得好恐怖…”


“刀!他拿到刀了!”


“黑屏了!!”


“………………”


“咪波!!!!!不!!!”


梅尔是一只生无可恋的梅尔了。


路过走廊的阿米娅:什么声音?有人出事了吗?



【关于猫科动物的尾巴和本体是两种东西的事情】


Clef博士:是这样没错,它完全不听我的指挥,我甚至开始怀疑我需要叫银灰来跟他的尾巴谈心了。


(说话间乱扫的尾巴打翻了一只水杯)


Clef博士:………看来谈心很有必要。


(此时扫飞的另一沓文件落到了那滩水里)


Clef博士:我发誓我再也不会对尾巴有哪怕一点点的念想了!


(于是抓在手里抱了一上午)


Clef博士:银灰平时真的不觉得热吗。


(怪不得精二要脱外套,原来是这个原因)


另一边顶着炎客皮被凯尔希强迫接受治疗的银灰打了个喷嚏。



【关于博士的长头发到底怎么处理的事情】


被以砾为首的女孩子们包围的落单炎客:?


(在尝试了各种发型并拍照后)


已经麻木的炎客:这个不行,下一个,我觉得马尾最好看。


【关于没有了尾巴之后总是平地摔的某总裁】


银灰:这个剧本不太对,为什么平地摔的是我。


银灰:………


银灰:博士也摔了,我平衡了。


银灰:所以最终捡便宜的只有炎客那个家伙吗?


另一边被包围的炎客:我宁可不要这个便宜。

等等,卷发不试试吗。


TBC.

【炎博炎】杀手的自我修养之一是临危不乱


预警!

是和亲友的联文!

@谢安骨折诊所 @亓靥 

有自设非官设博士!!

非双洁!OOC!

现代paro架空

文风略正剧向

双守序邪恶

设定见@谢安骨折诊所 三博搞事日记合集

杀手系列第一篇 后续会更新

梗来自图


part1.

“你女朋友邀请你去她家见她的父母。”

“你告诉过她你的职业是兽医,她说她父亲是个电脑修理工。”

“而事实上, 你是一名杀手,并且还是业内精英。

“当你看见她父亲时你的心跳几乎漏了一拍——那是你老板。”

part2.

炎客在跟着月走进这间堪称温馨的客厅时,他一眼看到了那个坐在桌边的男人。

熟悉的长发和略显忧郁的眼神,仿佛看什么都透着一股自上而下的悲悯,于是他决定处理被他视为“有碍行动”的目标时,下手也是毫不拖泥带水。

简而言之,炎客在某种程度上很欣赏自己的老板。

如果在这种时候不以岳父的身份出现在这里就更好了。

至于“电脑修理工”的说法……呵,以他顶尖的黑客技术,骗骗对业内什么都不知道的女儿还不是手到擒来。

月拉着他的手,一起在男人面前的沙发上坐了下来,然后马上松开了,像任务完成似的。

她显然也有点紧张,面对尊敬的养父,太亲密的举动不敢做出来,只好跟个害羞的小女孩一样把手放在膝盖上端正地坐着,眼睛偷偷瞟他的反应。

Clef笑了,他随意伸手轻轻揉了揉月的头发,如任何一个看见女儿带男朋友回家的家长一样,以审视的眼光在炎客身上转了一圈。

炎客差点本能地像平时一样坐成一个狂傲不羁的姿势,好在他及时认识到了现在的情景,默默收回了刚翘起的腿,顺便毫不畏惧地对视回去。

“听说你是个……兽医?”男人微笑着询问,神态中没有一丝的质疑,声音柔软得像一阵春风。

“能善待小动物的人,想必也是会对月很好吧?”他没给炎客编理由的机会,直接扔出一个问句,并一点不意外地听到“当然”的回答。

语气里理所当然的自信和接下任务时一模一样,连杀气都分毫不差。

Clef轻啧了一声,被炎客敏锐的耳朵捕捉到了。

他向来不擅长摸清楚自家老板的想法,多数是按着自己的性子随心所欲,反正只要是对那个人还有用的棋子,就不会被轻易抛弃。

他在这方面可以称得上自负。

所以炎客什么都没做,他依旧目不转睛盯着男人漂亮的墨蓝色眼眸,直白得像只宣誓主权示威的大猫。

出自某种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潜意识,即使他并不是因为爱情接近月,他至少也想在男人面前表现出这一点。

看吧,我可不像你一样,无情得对什么都不在乎,眼里只有将行的棋盘。

Clef在几秒的沉默中接收到了这个信号,他了解炎客就像了解身体的左膀右臂,每一处细微的神经刺激都能让大脑产生波动,进而做出适当的反应。

毕竟那是他最利也最好用的尖刀。

他对着炎客点点头,眼神确实像在看一个令他满意的女婿,由衷地为女儿觅得良人感到高兴,几句平常的聊天很快让月褪去了紧张,活泼地开始向自己的养父说起他们的恋爱经历,炎客不时附和一下,场面一时间看起来确实像那么回事儿。

如果男人桌下赤裸的足尖没有踩在炎客小腿上的话。

【诡秘之主】神不见神(克莱恩x威尔)

【诡秘之主】神不见神

儿童节贺文,是car!!

触守预警!蛇预警!非人预警!!!

有威尔成年体以及私设蛇形态出没!!

ooc预警!!

cp克莱恩x威尔

走评论


这是疯狂而又无可避免的堕落。

Q:眯眯眼真的都是怪物吗?(举例说明)

九九八十一诸葛亮!!!!

看看我!!!

Q:能推荐些“镇圈之宝”类的神级同人文吗?

许言许希腊神话系列!!!!!!!!

就在lof,作者赭鹿

太太好会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我爱死这篇

诡秘之主同人曲群像【不甘者】约歌

鸣谢:原中文版半木生工作室


说明:原创诡秘之主同人曲歌词,有兴趣使用做pv或录歌的私聊找我要授权就好了,可能回复较晚但会看到消息的。录歌的话最好是多人,毕竟是群像emmm


正文













诡秘之主群像,不甘者


 

曲,二次死亡


 

词,言欢


 

奥黛丽


 

穿梭识海 行走梦境


 

眼眸璀璨 照亮阴影


 

正义不吝怜悯 少女犹铸龙鳞


 

克莱恩


 

挣扎于这混乱世间


 

留存最后底线


 

无心无面扮最佳演员


 

威尔


 

转 轮盘完美的圆


 

能否 逃过贪婪的眼


 

邓恩and戴莉


 

回到 一切开始之前


 

靠近一点 是否能将悲剧避免


 

特莉丝


 

多费巧言心术


 

博得寥寥欢呼


 

复仇路口踌躇


 

所为不过情误


 

格尔曼


 

奉出开场一舞


 

献上玫瑰花束


 

行礼


 

后再隆重谢幕


 

合:


 

硝烟弥漫前最后一注


 

用全部作赌


 

谁沦落亡命之徒


 

从容自掘坟墓


 

身躯浸透毒


 

其余名为枯骨


 

命运不容揣度


 

规则默许怪物


 

黑暗早已倾覆


 

吞食魂魄荒芜


 

诸神谎告祝福


 

去掩饰余污


 

若非穷途末路


 

怎踏深渊一步


 

因为一无所有


 

也无所谓孤独


 



 

阿蒙


 

笑 讥诮诸神沉沦


 

谎言 伴生深渊齿痕


 

亚当


 

无声 导演世末战争


 

幕后之人 又岂甘愿功败垂成


 

阿罗德斯


 

从未诘问自身


 

陷于懵懂混沌


 

颤栗熟悉灵魂


 

扑火追随此生


 

红天使


 

是人犹有体温


 

或鬼极恶幸存


 

对视


 

一瞬骨寒血冷


 

合:


 

权利陨落后沸腾时代


 

真相被掩埋


 

谁病笃祈求救赎


 

孕育蔷薇花开


 

谢光阴慷慨


 

得以卷土重来


 

奉上至高虔诚


 

祭奠伟大存在


 



 

阿兹克


 

无数循环中寻觅几世几轮


 

最幸运不过留下 记忆微痕 单薄字文


 

罗塞尔


 

来自异世灵魂与命运抗争


 

濒死王朝黑色的皇帝固守他的城


 

合:


 

黑暗旋律 归来序曲


 

愿应邀入局


 

观这出盛大戏剧


 

苟延残喘继续


 

未敬听神谕


 

便先势附炎趋


 

桌前尽出底牌


 

信仰天平摇摆


 

历史无意留白


 

疯狂更得青睐


 

理智迫不及待


 

将自己出卖


 

抛弃人性阻碍


 

放纵欲望主宰


 

燃尽最后澎湃


 

换得片刻畅快



ps:5singID南岛三月。这里也可以找哦

【WHR】一个兴致勃勃的脑洞

感觉96猫的‘’辛福安心委员会‘’贼适合餐厅的大家呢!!

然而一个高中狗怎么抽时间做手书……并且只会画画不会做视频emmmmm

emmm把这个脑洞丢这,暑假再做好啦,先摸鱼几个草稿~

有能合作的请小窗我嘤嘤嘤

我爱老板这个小疯子~

【占tag致歉】


【东方芜穹自戏】晚矣

东方芜穹自戏
        “下雨了呢……”微凉雨丝在修长的指尖上留下一道湿痕,他低头凝视了许久,终是挥挥手将其甩落,滴在潮湿的地面上。
        这样的天气在终日晴朗无云的玄铭宗可是极其少见,上一次……上一次是什么时候?是胜儿来时那天罢……
        “天才出世,必有异象。”白须飘飘的掌门坐在高位上审视着座下弟子,这句喃喃自语却是恰好被身旁的他听见。
        还是个小家伙的胜儿面上一派大人的成熟,在稚嫩面孔上显得几分滑稽。他不禁失笑,对着所谓的天才师弟从不屑到了感兴趣的程度。
        说起来,胜儿倒是从小便厉害得很。想到这里,他嘴角微抽,复又勾起一抹招牌的风流笑意,若是有心人细细看来,定会惊于那无意间流露的温柔,这怕是唯独对一人才有。
       “异象啊……”他收回带着略微湿意的手,敛入宽大袍袖之中,一身白衣在雨中悠悠荡荡,却是分毫未沾,足以见其修为之深高。
        可这样一位必是身份高贵之人物,竟痴痴在雨里望着山门,立了整整一天。
        想必是在等什么人罢。负责清扫的杂役弟子羡慕地想着。不知是哪家的小姐有此福份。
        都过了这么些天了,胜儿也该回来了罢。他垂眸,仍是望着濛濛山门,墨黑睫羽掩下目光中隐隐的期待,他从未觉得原来雨是这样好的风景。
        身后几声惊慌拽回了他飘散的思绪,正疑惑时一个熟悉名字让他顾不得想太多,身法运转间已经原地消失不见,只余下被搅乱的阵阵雨丝。
       “胜儿……”脑海中满满的全是这两个字,身体几乎是本能般用最快速度赶到了喧闹的宗门大阵处。
        血,满目的血。
        红,刺眼的红。
        周围纷乱的人群早已感受不到,他的眼中只看见那人奄奄一息躺在冰凉地面上,身旁是弥漫开的一片血红。
        明明身体已经麻木到僵硬,本能却又让他紧紧抱住了那似乎已是陨落的人,被殷红浸染的金发将他一身白衣染成同样的颜色,只有胸口微弱的心跳显示着生机。
        真近。自他长大后头一次靠的这么近。
        混沌的脑子里思绪揉成腥红一团,曾经稳定无比的手竟是颤抖着拿出自己身上所有的丹药,这已经是他仅存的理智。
        他的心早乱了,在见到他的那一刻。
        纷纷的细雨中是挥之不去的血腥味,青绿与灿金带着血色交织在一起,有种永远的错觉。
        东方芜穹那双桃花瓣似得眼里一反常态的满是茫然无措,望向地面上晕染开的死亡色彩。
        “掌门……这……”有人看着走来的掌门,试图说些什么。
         “不必了,本座都知道。”满天的凉意里,仍是掌门如当年一般的叹息,目光中是看透一切的神色。
        “造孽啊……”

        我守你这么多年,你却为他人鲜血满身。
       
        太晚,太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