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水虚舟

这里白水虚舟,混各种圈,文手加渣画手 欢迎勾搭。

hope【伪网游原耽】

Hope(伪网游)

1.幻境
唐竹洲自认是个十分普通的的人,家境一般,学历中上,找了个可以的工作,虽说是被誉为“一辈子单身”的程序猿,他本身也对感情生活没有多少向往,简直就是个性冷淡,长了张帅脸,伤了多少妹子和汉子的心。
萧折倒莫名觉得唐竹洲是个深不可测的家伙,仿佛唐竹洲的中二病全部被他收了一样,不过这也不影响他们死党的关系,该吃吃该喝喝,有时KTV唐大少爷喝嗨了照样一脚给他踢下去。
唐大少爷不是少爷,只是名字恰好与某热播电视剧中的霸道男主角重了而已,他可没有什么闲心去承包下鱼塘,反而萧折生在个不错的家庭,钱绝对不缺,唐竹洲有时还要靠他接济一下。
有房没车,父母双亡,这八个字直接明了的概括了唐竹洲的生活状况,房子还是父母的遗产,他倒也算个逍遥人士,无身外之物可忧。
不知道是不是上天想结束这无聊又平静的生活,他一向整洁得连灰尘都羞愧欲死的客厅中被放进了一个沾满土的大纸箱。
看着唐竹洲脸上少见的笑容,银边眼镜下的视线冷飕飕的瞅过来,萧折狗腿地快速拆开纸箱扔掉外壳清理了地板上的灰土。
唐少爷收回了视线,勉勉强强点了个头,坐在了货物旁的沙发上,看向地板上的游戏舱。
“这是你找的兼职?”
萧折松口气,坐在唐竹洲对面,将事情解释了一遍。
致力于创造人工智能AI的任地狱游戏公司在这方面却多次被投诉,说什么NPC总说莫名其妙的话之类的,使游戏风评下降不少,本来在虚拟游戏这块儿是第一巨头的任地狱几乎被对手飞羽夺了宝座,无奈之下只好去刺探人家的情报。用机器学人不成,那么用人学机器总没问题吧。飞羽正是用如此方针,事业蒸蒸日上。任地狱不服输嘛,也开始了这样的方案。萧折他老爸刚好与这公司老总熟,萧小公子又想起唐竹洲摆脱他找个兼职的事儿,就顺口推荐了下,结果人家拍板就定,把合同和游戏舱都送来了。
唐竹洲听了后,也没什么意见,只用在周末和晚上上线就行,工资也不错,他甚至还有辞了程序猿专门干这个的想法。
萧折还在那滔滔不绝地夸这工作多么多么好,唐竹洲听了一会儿后忍不住打断他,问:“这是新出的游戏《幻境》?”
“对啊。”萧折见唐竹洲主动有兴趣,更兴奋了,张口就想继续BlaBla。
“你先等等,”唐竹洲生怕他一个高兴给说断气了,给他倒了杯水,又坐下询问道,“你不觉得这设定挺熟?”
“设定?”萧折一愣,仔细过了一遍记忆,总算明白过来了,“你是说我们大学时玩的那个键盘游戏?记得你还是个大神来着。”
“那个也是叫《幻境》吧?任地狱出的,现在改成全息的不知道设定和剧情变了没。”唐竹洲点点头,有点怀念他们当年通宵的时候。
萧折煞有介事的摇头晃脑跟着怀念,实际上是在看手腕上的个人终端。
“据检测看来,唐竹洲十分适合其中一个重要角色,如果能全天成为智能AI,对公司的发展十分有帮助,请务必让他担下这份工作。”
萧折纠结了半天,扭扭捏捏的向唐竹洲道:“我刚给你说的只是个普通NPC,如果你能饰演重要角色的话,薪水可能会比你现在的正职还高哦。”
“行啊。”
萧折一惊,他原以为说服会要好半天的。
唐竹洲不在意工作是什么,养活自己就行。正巧他与这游戏有点渊源,当作正职也不是不行,免得每次来找他玩的表妹唐姗总是一副“单身狗真可怜”的同情眼神。
之后的事儿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无非是唠嗑唠嗑办个手续,顺便把喝得大舌头的萧公子给丢回自己家去。
料理完一切后,唐竹洲吃过夜宵,打开家门正看到地上孤零零的黑色游戏舱。
他端详了一会,打开了它,躺了进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