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水虚舟

这里白水虚舟,混各种圈,文手加渣画手 欢迎勾搭。

【东方芜穹自戏】晚矣

东方芜穹自戏
        “下雨了呢……”微凉雨丝在修长的指尖上留下一道湿痕,他低头凝视了许久,终是挥挥手将其甩落,滴在潮湿的地面上。
        这样的天气在终日晴朗无云的玄铭宗可是极其少见,上一次……上一次是什么时候?是胜儿来时那天罢……
        “天才出世,必有异象。”白须飘飘的掌门坐在高位上审视着座下弟子,这句喃喃自语却是恰好被身旁的他听见。
        还是个小家伙的胜儿面上一派大人的成熟,在稚嫩面孔上显得几分滑稽。他不禁失笑,对着所谓的天才师弟从不屑到了感兴趣的程度。
        说起来,胜儿倒是从小便厉害得很。想到这里,他嘴角微抽,复又勾起一抹招牌的风流笑意,若是有心人细细看来,定会惊于那无意间流露的温柔,这怕是唯独对一人才有。
       “异象啊……”他收回带着略微湿意的手,敛入宽大袍袖之中,一身白衣在雨中悠悠荡荡,却是分毫未沾,足以见其修为之深高。
        可这样一位必是身份高贵之人物,竟痴痴在雨里望着山门,立了整整一天。
        想必是在等什么人罢。负责清扫的杂役弟子羡慕地想着。不知是哪家的小姐有此福份。
        都过了这么些天了,胜儿也该回来了罢。他垂眸,仍是望着濛濛山门,墨黑睫羽掩下目光中隐隐的期待,他从未觉得原来雨是这样好的风景。
        身后几声惊慌拽回了他飘散的思绪,正疑惑时一个熟悉名字让他顾不得想太多,身法运转间已经原地消失不见,只余下被搅乱的阵阵雨丝。
       “胜儿……”脑海中满满的全是这两个字,身体几乎是本能般用最快速度赶到了喧闹的宗门大阵处。
        血,满目的血。
        红,刺眼的红。
        周围纷乱的人群早已感受不到,他的眼中只看见那人奄奄一息躺在冰凉地面上,身旁是弥漫开的一片血红。
        明明身体已经麻木到僵硬,本能却又让他紧紧抱住了那似乎已是陨落的人,被殷红浸染的金发将他一身白衣染成同样的颜色,只有胸口微弱的心跳显示着生机。
        真近。自他长大后头一次靠的这么近。
        混沌的脑子里思绪揉成腥红一团,曾经稳定无比的手竟是颤抖着拿出自己身上所有的丹药,这已经是他仅存的理智。
        他的心早乱了,在见到他的那一刻。
        纷纷的细雨中是挥之不去的血腥味,青绿与灿金带着血色交织在一起,有种永远的错觉。
        东方芜穹那双桃花瓣似得眼里一反常态的满是茫然无措,望向地面上晕染开的死亡色彩。
        “掌门……这……”有人看着走来的掌门,试图说些什么。
         “不必了,本座都知道。”满天的凉意里,仍是掌门如当年一般的叹息,目光中是看透一切的神色。
        “造孽啊……”

        我守你这么多年,你却为他人鲜血满身。
       
        太晚,太晚。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