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水虚舟

这里白水虚舟,混各种圈,文手加渣画手 欢迎勾搭。

【all叶】请叫我修尔摩斯01

一、城堡中的画(上)

“叶修先生,这是邀请函,我们伟大的喻文州伯爵真诚的邀请您参加今晚的宴会,请务必在午夜之前赶到蓝雨城堡。”信使黄少天强忍着说垃圾话的想法,故作严肃地对叶修说着。

“知道了知道了,不就一个晚宴吗,这么严肃干嘛,”叶修挑了挑眉,扫了一眼精致的邀请函,叼着烟斗对黄少天开嘲讽,“行了黄烦烦,你就别装严肃了,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不过你难得话这么少,我还有点不习惯呢。”

“叶不修你这个混蛋。。。你知道这个晚宴有多少地位崇高的人参加吗?你就不能认真点啊!再说了你天天叼个烟斗说话还这么清楚也真是奇怪。要不是你这个大侦探屡破奇案,我们才不会请你来呢!”黄少天立马就炸毛了,但他也不愧是机会主义者,很快冷静下来,话锋一转,说道,“不过你也不要掉以轻心,王杰希那个预言家说

,在晚宴上会发生一件大事,那家伙预言一向很准,我想你应该知道怎么办。”

“我当然知道,”叶修笑了笑,“好了好了,烦烦你该走了,我会在午夜之前赶到,不用担心哥。”

“谁担心你了啊……”黄少天一边碎碎念着,一边不情不愿地走了。

叶修看着门被关上,一直轻松的表情突然变得有些凝重,但马上又恢复了常态,仿佛那一瞬间的认真不过是幻觉罢了。

      叶修回过身来,走向凌乱的房间,东翻西找,扔出了一大堆不明物体之后,终于找到了他所要的东西。

那是一个有些破旧的笼子,一只雪白的猫头鹰沉睡在其中,最让人注意的是,它的背上有一个紫晶色的六芒星法阵。叶修检查了一下法阵,确定没有问题后,抓起桌上的羽毛笔,在纸上刷刷地写了几行文字,将纸折叠好,系在猫头鹰的脚爪上。做完这一切后,他继续懒散的坐在椅子上,一直看着门,像是在等什么人的样子。

“叶修哥,我回来啦。”橙色头发的女孩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门,走到房间里面。

“沐橙今天也很可爱呢,对了,兴欣侦探所里有情况吗?”叶修亲昵的摸摸自家妹妹的头发问道。

“暂时没什么事,不过包子今天又乱跑了。”苏沐橙笑嘻嘻的跑开,回答着叶修的问题。

叶修点点头,笑道:“看来他暂时是不会来了。那么沐橙,我今晚要去参加宴会,你明天一早把这只鸟弄醒,放出去吧。”

“好啊,”苏沐橙接过叶修递过来的笼子,“是又要去处理什么案件吧,你去了千万不要有事,哥哥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了,我不想你也离开我。。。”

叶修愣了一下,笑了:“放心吧沐橙,无所不能的侦探教科书是不会有事的。至于沐秋,我相信他很快就会回来。”

“嗯,我相信你!”苏沐橙笑着说道。

苏沐橙相信叶修,是因为他的身上总有一股让人信服的力量,仿佛只要他在,就什么也不用担心了。

“现在还有些时间宴会才开始,沐橙你在家好好休息,今天你也辛苦了,我要出去会会那些老对手们。”叶修嘱咐完沐橙后,提着一个低调的银灰色箱子,走出门外。

叶修提着箱子在离家不远的树林里走着,样子并不像是要去什么地方,他只是漫无目的的走着。

在叶修闲逛的时候,天空中一个若隐若现的光点以极快的速度向树林飞来,近了一看,才发现是一个戴着尖顶大帽子遮住一只眼,魔法师装扮的人骑在一把扫把上,扫把的尾部散发着星星般的光芒。

“来了啊,大眼。”叶修靠着树,朝着那个人懒洋洋地打了个招呼。

王杰希从灭绝星辰上下来,收了扫把,眯着眼睛道:“你早知道我会来,对吧。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在等我?”

“啧,王大眼还真是心脏。哥不仅知道你会来,还知道你要去哪。”叶修提着箱子走到王杰希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行了大眼,该走了,宴会还有一会就要开始啦。”

王杰希眨眨眼,一把搂过叶修,召唤出灭绝星辰,骑上扫把就准备走。

“喂,大眼你干什么,快放开哥。”叶修在王杰希怀里挣扎了几下,试图让他放开自己。

“既然都要去蓝雨那边,一起去也没什么不好。”王杰希不仅没有放开叶修,还搂的更紧了。叶修又推了几下,但王杰希还是不放开,就只好这样躺在王杰希怀里。(叶修内心:白搭的顺风车为什么不搭呵呵╮( ̄▽ ̄)╭)

【蓝雨城堡】

“伯爵伯爵!我已经把信送到了,叶修说他会参加的!诶不对,那家伙会不会反悔啊,以他没节操没下限的性子,这很有可能啊伯爵!我觉得我应该再去看看叶不修,防止这种情况发生啊!”黄少天一回城堡就喋喋不休地对喻文州说话,试图再争取一次见叶修的机会。

喻文州温和的笑着,一边整理这书桌上一堆一堆的文案,一边耐心地回应黄少天的话:“少天,我相信叶前辈不是那样的人,他答应了就一定会来的,你既然已经回来了,就去准备一下宴会吧,午夜马上就要到了。”

“哦,好的伯爵没问题伯爵!”黄少天知道“见叶修计划”又没成功,只好怏怏地走到楼下和郑轩他们一起准备宴会去了。

在黄少天出门后,喻文州脸色变了变,他突然对着眼前的空无一片说道∶“你要回来?”

可奇怪的是,空气中竟然传来了回音:“嗯,我会回来,但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说到这里,那个清脆的声音停了停,用更坚定的语气说道:“不过,我这次不会再辜负他了!”

“最好是这样,”喻文州冷冷的说,“我不想看到他绝望的样子。”他回想起那天看到的情景,不禁心里有些复杂。

那声音听到喻文州的话后,好半天都没说话,半晌才回道:“那是最后一次了,我不会让那件事再发生。我要走了,你们好好照顾他。”

喻文州冷笑了一声:“你本就不属于这个世界,留在这里也没什么用。我当然会照顾他,不用你担心。”

但这次却没有听到回音,想必时那个声音的主人已经离开了,喻文州挂上平时温和的笑容,继续翻看着手中的文案。

      


评论(8)

热度(20)